留言版

  • 老舍纪念馆欢迎您
    地 址: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街丰富胡同19号
    电 话:010-65599218
    邮 箱:laoshe1899@126.com
    微 博:http://weibo.com/u/26...

首页 > 留言版


签写留言
您的昵称:
联系方式: (电话、邮箱等,不会在留言页面显示)
留言内容:
(请不要少于10个字符)
  

脌脧脡谩录脥脛卯鹿脻脥酶脫脩的留言  2013-03-26 01:15:07
Your site is very beautiful. Thanks.
管理员的回复  2016-04-11 17:39:47
Thanks。

老舍纪念馆网友的留言  2013-01-27 23:04:05
您好,我想请问一下去老舍纪念馆需不需要预约呢,还是直接前往就可以了呢
管理员的回复  2013-01-29 13:40:36
您好,目前散客不需预约,团体需提前一天预约。当然,如果馆内人数过多时,可能也会有管控措施。

老舍纪念馆网友的留言  2013-01-26 21:04:03
老舍之死,民族之殇!
2010-10-21 20:18
(一篇旧文,怀念先生)
胡乱翻书,又见到关于老舍之死的文章。
1966年8月23日上午,刚刚出了医院的老舍穿戴整齐,去了北京市文联。当时,文革开始进入血腥阶段,8月更是红色恐怖的8月,北师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已被自己的学生活活打死,随后的死亡事件迅速增加。所以,同事、家人都曾劝他避避风头,不要出去。
老舍出身贫苦,政治上积极追求进步,热爱国家,热爱党,信赖组织,创作了歌颂新生活、反响热烈的《龙须沟》、《女店员》、《西望长安》、《茶馆》等大批作品,自诩为新中国最大的歌德派。他为人正派,热情负责,乐于助人,工作、生活中都人缘极好,周恩来总理三次登门看望,北京政府授予称号的人民艺术家,连续三届全国人大主席团成员。
我是人民的艺术家,党发起的政治运动,怕什么呀?我是中国作协副主席,北京市文联主席,我要对革命工作负责!
他无论如何想不到,这竟是一条腥风血雨的不归之路:第二天(24日)晚上(夜里或次日晨?),老舍在德胜门西、新街口豁口北、小西天南的太平湖死去(被杀,自杀?),尸体于25日被发现。
那个夏天,老舍,还有邓拓、田家英、李平心等人不堪凌辱,以死抗争。其实,这只是传统文化背景下的文革暴政开始。此前,王国维1927年投了昆明湖,卢作孚1952年服药自杀,丁则良1957年自沉未名湖!连国家主席、三军元帅、公安部长、北京市长都自身难保,家破人亡,何况随后陈梦家、言慧珠、刘盼遂、罗广斌、严凤英、容国团、杨朔、储安平、傅雷、翦伯赞、上官云珠、吴晗、闻捷、王重民、田汉、赵树理、张宗燧、范长江、顾圣婴等人的惨死,千万人的血泪和亿万人的噩梦!
老舍的《茶馆》中,常四爷悲叹:我爱咱们的国呀,可是谁爱我呢?
那暗无天日的几十个小时,究竟发生了什么?从家人的回忆,受害者的追述,施害者的辩解,大致可以还原事件的经过:
23日下午,北京女八中、其他学校、全国串联的大中学生,以及其他人员,到北京孔庙(国子监)破四旧,焚烧戏装和文物,到北京市文化局、文联疯狂揪斗,名曰帮助文联搞“斗批改”。
在上头的鼓励、支持下,在铜头皮带、棍棒下,老舍、萧军、端木蕻良、骆宾基、荀慧生、裘盛荣等三四十名文学艺术家(后查实的有29人)被押上卡车,送到孔庙,颈挂木牌,双臂后別,跪站在焚烧戏装书籍的火堆周围,受到大中学生、革命群众的一次次辱骂和毒打。
以萧军之强武刚烈,曾经痛打汉奸,尚无还口之力,何况年近古稀、病弱不堪的老舍?老舍又是被砸烂的文联头头,被人当面揭发拿美国的稿费,资产阶级的反动作家,其受尽辱打的惨况自不言而喻。
即使在旧社会,在资本主义英国,老舍何曾受到如此的凌辱?当老舍头被打破,提前送回,在市文化局、文联院内又遭揪斗。性情温和但人格刚直的老舍不愿屈从,愤然扔下木牌,遭到了更猛烈的拳打脚踢,倒在地上不能动弹,直到深夜才被胡絜青找辆三轮车拉回家。
我爱咱们的国呀,可是我爱的什么样的国啊,我如何爱咱们的国啊?
生命中最漫长也最迅忽的那天,满面血痕、遍体鳞伤、身心摧残的老舍,劝胡絜青出去,和四岁的小孙女说了“再见”,就带了本《毛主席诗词》,悄悄地离开了家。当他孤独地坐在太平湖边,对于曾经献身的革命,讴歌的人民,热爱的古都,是如何思考、决心赴死的?
老舍已去,死前未见片纸,死后骨灰不许保留,家人收藏的只有血衣残片。也许,士可杀,不可辱;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:这就是残存的中国士子的凛冽风骨和现代文人的独立人格!也许,太平湖临近母亲晚年的住地,父亲阵亡于八国联军攻打京城之役,母亲含辛茹苦,抚养他们姐弟长大,儿子离家抗战,不能侍母尽孝,于是选择了这个地方。
老舍之死,当时是“反革命黑帮分子”,北京市文联出具的证明函称“我舒舍予自绝于人民,特此证明。”死后,依然遭到了一次次的污蔑、批判。直至今日,报刊还常常含糊其辞说他“离家辞世”,年轻的读者也多不知道老舍惨烈的结局。
四十多年过去了,太平湖早被填平,成为了高墙环绕的某家厂区。老舍死后,尽管没有一个加害者站出来坦承责任,巴金提议的文革博物馆仍是一纸空文,人们偶尔还会想起、悼念他,闹市外的丹柿小院居然还辟为了纪念馆。
然而,死于文革的众多普通国民,以及文革前后那罄竹难书的暴行,数以千万计的冤魂,谁人曾经提起、追念?那些待罪、有罪之人,谁曾公开忏悔,承担责任?即使有人被指认,受到惩罚的只是例外,组织上的结论通常为一般错误。相反,许多加害者千方百计地推脱责任,把那些暴行说成失误或代价,甚至把自己打扮成正义者、受害者!
宽以律己、易于遗忘、急功近利、得过且过也是我们民族的一种性格。暴行一次次重复地施行,而我们常常以国家、组织或革命的名义,以环境局限、工作疏误、法律缺失之类的借口,或者以个人的幼稚、蒙蔽、胁从、糊涂、弱小等遁词,轻轻地掩饰过去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但是,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草木,能够在严酷环境中生存、发展,在于人不只自私、利己,而且恻隐、自尊、合作、利他,人具有也必须具有恻隐、自尊、合作、利他之心。反人类、灭人伦的暴行即使没有法律的约束和制裁,即使受到组织或法律的支持和纵容,但这些罪恶也是有生命、有意识的具体的人实施的,并不是国家、组织等抽象的实体作出的,代表国家、组织行事的人并不能够逃避道义责任和道德谴责。
一个人如果犯错,那可能是一个人的错;一个国家如果陷入了疯狂,那就是这个民族、这个国家的人民犯了罪!在这个意义上,整个国家、整个民族就需要启蒙、反省、忏悔,事后应当立法追究、直接处罚犯下严重罪行的人,应当永远铭记、时刻警醒这些暴行。如此,迟到的正义才终得实现,新的悲剧才可能避免。否则,罪恶被掩盖,罪恶的种子被深藏,最终自食其果的还将是我们和我们的子孙!
恶法非法,恶人非人!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纽伦堡审判、东京审判已经为人类行为树立了准则。文革结束后,对林彪、“四人帮”集团的北京审判也曾经开创了我国拨乱反正、回归人道的先例。但文革的暴政是否彻底清算,文革的起因是否真正清除?
在强暴的权力之上应当有庄严强硬的法律,在庄严强硬的法律之上应当有人类的道德、正义或良心,在人类的道德、正义或良心之上还有美丽的自然和永恒的星空。

老舍纪念馆网友的留言  2013-01-23 17:26:45
您好,我是一位高中生,班中同学对老舍先生很感兴趣,希望能到贵馆做志愿讲解服务,不知是否还需要志愿者?请联系我。
管理员的回复  2013-01-29 13:41:08
已联系。

老舍纪念馆网友的留言  2012-11-25 15:48:26
负责人好:
我是老舍先生的忠实读者,很想收藏一套经典的老舍全集留给我儿子,但不能如愿……
最近看到一套鲁迅博物馆出版的仿真“鲁迅自选集”很是感慨,很为老舍先生鸣不平,希望贵馆能想办法也出这么一个结集以便读者收藏。
渴盼!
管理员的回复  2012-11-25 17:22:47
十分感谢您的支持!我们会去鲁博取取经,尽量满足观众需求。

共17 页 页次:10/17 页首页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尾页
开放时间:9:00—16:30(16:00停止进入),周一闭馆 | 咨询电话:010-65142612 | 馆址:北京市东城区丰富胡同19号
版权所有:老舍纪念馆 京ICP备11018751号
本站已有次访问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