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老舍纪念馆欢迎您
    地 址: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街丰富胡同19号
    电 话:010-65599218
    邮 箱:laoshe1899@126.com
    微 博:http://weibo.com/u/26...

首页 > 老舍研究 > 专著论文

文物背后的故事--老舍婚书
本篇来源:老舍纪念馆    发布时间:2011-11-8    点击次数:

      环顾老舍纪念馆的第一展厅,在众多展品中一眼就能辨识到老舍先生的那纸婚书。大红色纸质质地,红底墨字,异常醒目。
      婚书,指的是男女婚嫁文书。古往今来,结婚从来都是人生大事。作为人生大事的记录与见证,婚书不仅承载了个体的人生故事,它所蕴涵的历史印记,更是清晰地折射出社会政治、经济、民风民俗的发展变迁,记录了时代的文明进步。每本婚书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时代烙印。
      老舍先生的婚书于1931年由北平市政府社会局印制。从文字中,我们可以看到结婚当事人老舍和胡絜青的出生年月日辰和籍贯,并在上面开列了他们父母、祖父母、曾祖父母三代的名字。据老舍的大女儿舒济先生介绍,这是迄今已知的老舍先生的全部家谱情况。家谱对一个家族起着寻根留本,清缘备查,增知育人,血肉联情,承前启后等重要的作用。因此这里的记载是老舍家族追根溯源的唯一根据,同样也是研究社会发展、进步和研究过去社会状态、生活情景的珍贵资料。 

  婚书上还写清了老舍夫妇何时何地举行婚礼,他们的证婚人、介绍人以及主婚人的名字,并附有印章。这时的婚书还在使用“主婚人”、“介绍人”的说法,可见“主婚人”与“介绍人”在旧式婚姻中的主导地位是根深蒂固的。直到解放后新婚姻法的颁布才使得男女婚姻真正摆脱“主婚人”和“媒人”的控制而实现自主。因此,老舍婚书还保留着旧时婚姻礼俗的痕迹。
      另据介绍,婚书上所有书写的文字都由老舍先生亲笔完成,这些现在已经成为重要的老舍书法方面的研究资料。
      在“婚书”下面长方框的四个边角处各留出一个圆形空白,按照从右至左、从上到下的顺序,分别印入“百”、“年”、“好”、“合”的吉祥字,映衬喜庆氛围和美好祝福。“婚书”右上角贴有四张印花税票,上面盖有公章。 这里牵出了婚书与印花税票的规定。1914年8月19日,当时颁布了《关于人事凭证贴用印花条例》,条例第一条规定每纸婚书贴印花税票一元;第三条还明确指出:“婚书如不贴用印花或不盖章画押者,于法庭上无合法凭证之力。”1927年8月4日,政府颁布了《印花税暂行条例》,条例第二条第三类规定每纸婚书贴印花四角。可见婚书贴花在当时是十分严格的。
      婚书作为一种特别的史料,必须与有关历史背景相互援引参照,才能凸显其意义和价值。从传统社会早期直至清末,国家始终将婚姻划在“礼”的范畴之内。直到宣统年间,才有地区正式出台了经政府审定颁发、内书三代、年貌、籍贯,领取时须加贴印花税票的结婚证明,表明国家已经将婚嫁行为正式纳入到法的轨道,由官府来保障婚姻的合法性了。所以老舍先生的婚书已经成为了保障婚姻合法性的有力凭据。
      在老舍婚书上,有一处文字引起了我的不解,老舍和夫人胡絜青的籍贯记录的是“河北省宛平县第内四区 村人”。为什么不是北平市?原来,这和北京地区行政区划在历史上的演变有着重要关系。辽圣宗开泰元年(公元1012年,时为北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),改南京(今北京)为燕京,改幽州府为析津府,改幽都县为宛平县,“宛平县”由此诞生。金贞元元年,金改燕京为中都,改析津府为大兴府。元灭金后,改中都为大都。曾以南北中轴线为界,东为大兴,西为宛平,就是说宛平县曾占当时北京的一半。明洪武元年(1368)改大都为北平,永乐元年(1403)改北平为北京。但宛平县之名则一直未变。1928年6月,南京国民政府的“北伐军”进占北京,因省市划界,撤销京兆地方,北京改为北平,设特别市。京兆各县划归河北省,宛平县随属河北省辖。故而才有了老舍婚书上面写的“河北省宛平县第内四区 村人”。看婚书,知历史,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
      追溯老舍婚书的背后,我们可以了解到老舍夫妇相识、相知、相恋到结合的一个过程。1930年从伦敦回到北平,老舍住在北京师范学校时的老同学白涤洲家,西城机织卫淹通胡同6号,一住就是三四个月。他与胡絜青就是在白涤洲那所小院落里相逢相识。当时,胡絜青托白涤洲去北京师范大学教钟点课,当他告辞时,待人热情的老舍代主人送客。至街门口,临别前絜青向老舍谈起“真社”邀请名作家讲演的事并问他是否愿意去师大讲演。老舍同意了,这是两人的初见。另一方面,胡絜青的母亲眼看女儿二十七八了,就托人张罗她的婚事。胡絜青二哥的同学罗常培常来胡家,老人家就把自己这块心病告诉了他。罗常培无论从老舍方面还是胡絜青方面,都是百分之百的热心媒人。絜青哥哥的同学董鲁安也愿意为絜青做媒,他们看好的对象就是老舍。白涤洲在“媒人集团”也是个主要人物,与老舍正面谈话,劝老舍结婚。他们三人为给老舍和胡絜青创造晤面、交谈、互相了解和增进感情的机会与条件,由他们三家轮流请客在家里吃饭,逐渐老舍和胡絜青的爱情得到了发展。老舍由北平返回济南,期间和胡絜青一直互通百余封信,定于这年七月二十八日结婚。他们选在西单牌楼附近的聚贤堂饭庄举行结婚典礼,并在寰瀛饭店住了半个月。知晓了这个过程,才明白老舍婚书上写到的介绍人为什么是罗莘田(即罗常培)和白涤洲了。
      婚书绝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张婚姻证明,它背后含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和生动的故事。作为老舍纪念馆的重要藏品,老舍婚书给予我们许多仅凭文字难以得到的信息,这些都成为我们今天宝贵的资料和财富,值得世代珍藏。

开放时间:9:00—16:30(16:00停止进入),周一闭馆 | 咨询电话:010-65142612 | 馆址:北京市东城区丰富胡同19号
版权所有:老舍纪念馆 京ICP备11018751号
本站已有次访问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