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老舍纪念馆欢迎您
    地 址: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街丰富胡同19号
    电 话:010-65599218
    邮 箱:laoshe1899@126.com
    微 博:http://weibo.com/u/26...

首页 > 老舍年谱

起步之前
本篇来源:老舍纪念馆    发布时间:2011-1-27    点击次数:

      老舍曾祖父舒关保,曾祖母舒马氏。祖父舒克勤,祖母舒盂氏。父亲舒永寿,母亲舒马氏。父亲属正红旗。

      老舍自述:“我还不到两岁,父亲即去世,母亲没有乳,只给我打一点面糊吃,父亲去世了,家里更穷了,天天吃棒子面与咸菜。”

      “母亲的娘家是北平德胜门外,土城儿外边,通大钟寺的大路上的一个小村里。村里一共有四五家人家,都姓马。母亲生在农家,所以勤俭诚实,身体也好。这一点事实却极重要,因为假若我没有这样一位母亲,我以为我恐怕也就要大大的打个折扣了。从私塾到小学,到中学,我经历过起码有20位教师吧,其中有给我很大影响的,也有毫无影响的,但是我的真正的教师,把性格传给我的,是我的母亲。母亲并不识字,她给我的是生命的教育。”

      “当我实活了二年而号称三岁的时候,八国联军打进了北京城,我一家所在地方划归日本管守。因为缺粮,小鬼子便挨家挨户的搜寻可以吃的东西。名为搜粮,事实上可就是明抢,值得拿走的东西全毫不客气的拿了走。有一天,进来三名小鬼,我家的大黄狗一叫,马上挨了一刺刀,它流着血倒在我的母亲旁边,然后,他们三个四处去找,看看有鸡没有;这才是真的鸡犬不留啊!他们没找到鸡,便进了屋中,我正在炕上睡觉,炕上有几只破皮箱,他们不肯放过;打开箱子,一看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,便把箱子扣在我身上,想把我闷死,也多少解点气。强盗走后,母亲进来,我还被箱子扣着。联军攻入北京,他们究竟杀了多少人,劫走多少财宝,没法统计。这是一笔永远算不清的债!”
 

开放时间:9:00—16:30(16:00停止进入),周一闭馆 | 咨询电话:010-65142612 | 馆址:北京市东城区丰富胡同19号
版权所有:老舍纪念馆 京ICP备11018751号
本站已有次访问记录